【荐读】​汪守德 诗情在历史的隧道里激荡

【发布日期】:2019-11-14【查看次数】:

  有人说,散文诗是散文与诗歌相遇相恋诞生的美丽混血儿。她从上世纪的冰心、林薇因、徐志摩等笔下,穿越世纪走到今天,已经长成文苑里最芬芳的那一朵,文学星空里最耀眼的那一颗。

  还有人说,散文诗,是把诗的种子,种植在散文的土地上,长成的果实,比散文更精炼而又富于哲理;比诗歌更高度自由而又放松。因而更能抒发和渲染丰富的情感,更能表达深刻的思想内涵。这样,散文诗发展到现在,不仅仅是篇幅与体量的增长,她所涉及的内容,主题和领域,已然跨越单纯的抒情达意而得以攀爬历史题材的高山。

  最近,我研读了晏子的长篇散文诗《我眺望祁连山的身影,倾听历史的回声》,被深深感动甚至撼动。将如此重大的革命历史题材创作成散文诗,实非易事,足见作者的功力之深。我甚至有些意外,因为我对晏子的了解,仅限于她是一位钟情红色题材的电影编剧,制片人。而在文学创作领域的了解,也仅止于不久前她的散文《我和大将的女儿》引起的点击阅读与点赞的双高佳绩。因此,咋一读到晏子的新作,这样一篇洋洋洒洒的万言红色历史散文诗,特别意外且十分惊喜。意外的是作为一位女性作家,她对军事历史不止于感兴趣,可以说还有深入的研究;惊喜的是她的红色情结居然如此深重,甚至达到了痴迷程度;值得赞许的是,她对于历史事件所掌握的广度与深度,表达所呈现的宽度与高度。更可贵的是,我在她的作品里看到了一种积极基调上的深广忧思。

  《我眺望祁连山的身影,倾听历史的回声》是一篇看似很难拿捏的关于西路军题材的散文诗。但在史实的把握与诗意的呈现方面,却给人以恰到好处之感。作者并没有像传统的历史题材长诗那样一般性地采用正面写实性的手法去叙事,全景式反映一段历史事件的客观过程与主观评价,而是采用了一线串珠式的巧妙结构。她选取西路军西征过程中的个别场景、个别事件、个别人物,以及感人的小故事来组成10个篇章。除了第五章正面凸显了高台战役中红五军将士的勇猛顽强,第五章、第六章分别反映石窝分兵之后左路军与右路军的游击和突围的情况,以及第七章八办的内容是较为正面的陈述。其余的,都是一个个的小故事。其中既有以个人际遇折射人物命运的,也有关于战地爱情的;还有关于救援的,甚至还有两段比较罕见,关于信仰的真实而又传奇的小故事。但这10章看似不同内容和主题的故事,却又深藏着一条严密的叙事逻辑线,从而达到了形散实而不散的结构效果,并凸显了一般叙事结构所难以企及的内在张力。作为一部悲剧的题材,整个篇章的韵律是先抑后扬,从思想性来说,作品超越了对于一段曲折历史的正面解读,对悲剧的力量进行了合理升华到震撼人心,从而使整部作品的基调在低沉中提炼了高昂,在忧思中看到了光明。

  畅读《我眺望祁连山的身影,倾听历史的回声》,开阔与磅礴的气势扑面而来。这种看似男性化的风格多少有些颠覆了我对于一个女性作家的认知。不过,我不仅欣然接受这种风格,而且还极为赞许。因为,对于西路军失败的悲剧的表述,如果缺失了这一点,流于一般散文诗的温柔小抒情与小感伤,那么将无法承担这个题材的分量之重,更无法跨越简单的“失败”概念而将失败的悲剧升华到既震撼人心、又催人奋进的历史号角层面。

  在一开篇,作者就以“耳畔,进击的吼声,伴随着战马的嘶鸣,从虎豹口一直到星星峡,经久不停;/黄沙漫漫,枪炮声声,征途迢迢,饥肠咕噜。冷峻的漠风,强悍的敌人,都无法阻止勇士的前行”。寥寥数言呈现了一幅史诗大片式的全景镜头。接下来“我,凝望着红军往事,那是一幅悲壮的巨幅,大写的忠诚。”又如第一章的开头“我站在祁连山巅,海拔,清晰了历史的脉络,回眸的思绪长成了翅膀”,“大漠孤烟,在历史的长河边,笼罩了落日的无奈与辉煌”;这些句式无不具有一种飞扬的壮阔之美。在第二章红五军将士集体殉难之后,作者这么写道:“祁连山,是你们心灵的旌旗,尽管通往天堂的路,山一样的岖崎,山一样的蜿蜒。/祁连山,矗立着天籁般的守护,你们灵魂的住所,堂皇瑰丽。/深夜,那些战死的魂灵,集体拥抱、舞蹈,或沿着古道回返,渡过黄河,结伴寻找遥远的家园。/春光灿烂,故乡在远处向你们召唤。我望见一队战马在奔驰,马尾巴拍打着一路风尘,从大漠戈壁,载着你们向着远方的故乡,驰骋。”这是一段用磅礴的抒情与阳光的虚幻,向烈士发起的灵魂颂扬,是人民与故乡,还有历史,对他们的美好祈愿。而在下一段中“我行吟高台,不为他是历史名城。无论今人的《高台赋》,还是林则徐的《荷戈纪程》;无论1800年前的骆驼古城遗址,还是左宗棠大军的挥师西征;无论是党项割据,还是玄奘西行;无论是汉唐古城的丰胰膏润,还是古丝绸之路的遐迩闻名。/此刻一切,犹如空中的神马,过眼的浮云。”这一段在历史感十足的纵横捭阖中,凸显了西路军历史的悲壮厚重,以及作者本人对这一段历史的情有独钟。第五章“战旗猎猎,长城内外的隘口,排起长队;进军的号角,振聋发聩。/始战一条山,红军凯歌高奏,飘荡在祁连山上空,白云滑过荡气回肠的呐喊。/苏维埃历史的旗帜上,留下80多年前的短暂辉煌,新政权粗声大嗓,以洪亮的声音宣言。/黄河上的扁舟,摇荡着无眠的夜晚;祁连山的松涛,传颂着红色的经典。”这一段从八办史存的角度,将红军的西部大捷,迅速建立地方政权,以及在这块土地播下革命火种,激荡人民群众的热烈情景进行了全景式的展现。这些文字呈现的波澜壮阔与壮怀激情无不深深地感染着读者。

  以小见大,一直是文艺创作所必须遵循的艺术规律。在《我眺望祁连山的身影,倾听历史的回声》中,我看到作者非常善于撷取细小的情节,并加以深挖与渲染,从而达到直抵心灵与震撼人心的效果。

  前面讲述了第三章关于孙玉清军长被捕就义的经过。然而这并不是该章节的重点和高潮。该章的主题是孙军长的一段战地爱情故事。“祁连山下,马匪把战败的西路军,押解到通往西宁的古道。/浩气和苍茫,爱怜和情长,都留在脚印里,不能遗忘。/低头抚慰着一帘春梦,体味百转柔肠,沉寂的心灵在道边荒草里低吟浅唱。/简易军帐里的马灯,为谁点亮?战地颂扬的歌舞,叩击了谁的心房?/铁血军长邂逅战地红妆,演绎了一见钟情的故事。/情爱耕耘在激战的间隙,岁月深处,生命激荡了热烈的晚风。一粒种子悄然发芽,迅速长成美好憧憬与海誓山盟。”这一段以被捕后倒叙的方式介绍了军长与红军女战士的爱情。接下来的内容最是撼动人心:“平仄起伏的往事,诉说着离别的愁情与相思的惆怅。/袅袅的的烟雾,拥抱着芳草萋萋。黎明潮湿了苍天的眼泪,大地涌出了凄美的笑颜。/那位叫陈淑娥的被俘女兵,悲伤于她的挚爱,已然魂归祁连。抚摸潜藏腹中的小小生命,为了英雄的唯一骨血,她决定放下高贵的尊严。”这一段交代了准备自杀的陈淑娥得知心上人已经牺牲,但为了延续军长的唯一骨血,她决心牺牲自己的尊严,答应做马元海的小老婆。而在本章的结尾的“她仰望苍天,温柔而静谧,粗犷而恬淡。一声孤雁的哀鸣,陡然间惊醒了昨日遗梦。/闭目遥祈的姿式,如此的失落而伤感。”将残酷的现实与美好回忆之间的强烈反差产生的巨大悲情推向高潮,特别是“一声孤雁的哀鸣,陡然间惊醒了昨日遗梦。”以一个细小的描写,引发了孤独、悲伤、怀旧、无奈等各种情感的交汇与喷发,从而使这种悲剧的力量撼动人心。

  《我眺望祁连山的身影,倾听历史的回声》中,作者以诗情与含蓄的技巧规避了一些不必要的写实,艺术地表达了对历史的呈现与评价,反思与忧思。以诗意表达代替平铺直叙,象征性的情景与隐喻性的句式,成为全篇的突出特点。如第三章,关于孙玉清军长的遇难,采用了如下的表述:“我看到,军长孙玉清的的魂魄,在祁连山的高峰上盘旋,俯瞰着浩浩云天。/一只鹰準在山峦之间穿梭,抖动羽翼,风驰电掣。/鹰準与大雁在祁连山的上空,对阵。/鹰準潜伏了一个季节的阴谋与强悍,在乌黑的翅膀上萦绕。/大雁,发出警惕的呼喊,队列规整了纪律严明,雁阵飞出优雅的戒备森严。/鹰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扬起凶狠尖锐的隼,啄伤头雁,一举击穿了大雁的浪漫。/一个野心在起飞,另一个梦想坠落深渊。/带血的飞行,终究是一场悲剧,义正辞严成为最后的遗愿。/苍天,白昼与黑暗的颠倒置换,扼守着时间的致命关隘。/英雄,在被俘获的瞬间,行刑的队伍已持枪向前。”这一段以鹰準和大雁分别隐喻强悍的马家军与正义之师西路军遭遇,导致西路军的失败,并加以评价。而后面几句则更为简约而明确地介绍了军长被捕之后的大义凌然与不幸罹难。

  再如第四章,书写因为营救流落西路军而牺牲的高金城烈士时,这样写道:“1938年,新春刚刚踏过岁月的门槛,纯洁与高贵不幸输给了奸诈与卑鄙。/在见不得人的深夜,居心叵测的谎言编织了一个医道的圈套,捕获了待宰的鸽子。/终于,敌人撕开了面具,露出了狰狞。/曾经的北伐战地医院院长,抗战前线救护队员,北京协和医院外科医生,正在实施大营救的福音堂医院院长,我们的英雄医生高金城,在一番慷慨陈词之后,永远地消失在了,那个用罪恶营造的阴冷与黑暗里。”这一段可以说爱憎分明地既象征又明确的表述了高金城烈士以夜间赴诊名义被骗至敌司令部遭秘密活埋的过程。此时正值国共正合作抗战,发生此案极不人道且违背民心。所以“在见不得人的深夜”是一句极为恰当的隐喻及双关语。用象征和平使者的“鸽子”隐喻人道主义的救援医生。在同样主题的第七章写到关于指挥和承担救援任务的兰州八路军办事处时,有这样一段:“八办,像一只骆驼,负重的身躯和小小的头颅,跋涉在风云际会与刀光剑影之间。但,目光,炯炯有神;步伐,刚劲稳健。/骆驼,背负着民族的脊梁,牵手大义的缰绳,在一个驿站和另一个驿站之间,跋涉了红色征途的道道艰难。/典藏的史书里,刻进了骆驼的影子。”这一段充分肯定了当时代表党中央的八办,为营救西路军将士所做的巨大努力与卓越贡献。第六章中“我看到,一匹黑马正在延河水里泅渡,巍巍宝塔山,在高地上向你们频频招手。”这里“一匹黑马”具有非常丰富的隐喻和象征意义,既可以隐喻即将在抗战中崛起的中国,也可以理解为回到延安的抗战将领。这些随处可见的象征性的比喻和隐喻,都极大地提升了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

  站在创作风格层面,从历史题材的角度看,如果说开阔与磅礴是通篇架构必不可少的筋骨;那么站在散文诗体裁的角度,灵动与抒情,则是散文诗作品不可或缺的灵魂。尽管《我眺望祁连山的身影,倾听历史的回声》是一篇以沉重与厚重为特点的作品,然而还是可以在其字行间找到灵动的身影。如“面对日落,面对沧桑,你把梦中的呓语连缀成箴言,结成一张猜不透的迷惘。”“大通河的冰流流淌着丝丝禅意,鸟语花香覆盖了天寒地冻。/回忆葱茏了满地荒芜,潺潺的泉水滋润了昔日的情节。”“强悍的心思,觊觎的脚步,虚伪的微笑,混杂在一起,潜伏在动乱的枯草里,浅藏暗滋,明争暗斗。”“蓝衣社,马匪余孽,在微笑与杯光的掩护下,上演着一幕违背天良的阴谋诡计。/晚风不时地翻开书页,情节与在书里颤抖,结局在我心中颤栗”。“你踏着细节的脚步渐渐远去,把一段精彩的梗概留给了后人。”“小小的房间,居住了一段革命的风云;大大的案台,诞生过显赫的历史诗篇。”“在祁连山太阳升起的高度,让我们的目光里追寻着百年一叹。”“清真神殿闪烁的灵光,与红色信仰叠加的梦幻,在静静的庙宇和茫茫的漠野里,皈依。壮烈和平淡都隐匿在瓦砾中,等待后世唤醒。”“彩山丘陵区的迎宾者,一块惟妙惟肖的“五花肉”,闪耀出橙色耀眼的光芒。我倏然想到,这个大自然的“盛宴”,不知是否解除过西路军战士的饥饿?”“我面对如画大自然,沉郁的心情的却比欣赏的兴致多一点点。”“在河西丝绸古道,传来孩子们吟唱红军的歌谣。昂扬在葱茏里的音符,长成甜美圆润的模样,随风飘散,越传越远。”尽管承载着重大主题,尽管有些内容不那么诗意,甚至是表现哀伤的迷惘、诡秘的争斗、甚至残酷的死亡,但作者还是在文字、句式,还有意境中,追求着一种灵动的表达与诗意的呈现。

  在散文诗中,如果说“灵动”是个可爱的小妹妹,那么,“抒情”更像是一位有爱的大姐姐。姊妹俩共同释放了散文诗独有的色彩与魅力。《我眺望祁连山的身影,倾听历史的回声》在抒情方面,可以说从段落,到句式,从问答,到排比,作者通过多种手法强化了抒情的效果。除此之外,作者还常常借助声音来丰富抒情的内涵与外延。如“进击的吼声,伴随着战马的嘶鸣”“杀声和呐喊”“在竖琴忧伤低沉的音符里”“进军的号角,振聋发聩”“迂回曲折的空间,承载着乐器演奏不出的苦涩。竖琴的低音部和杜杜克的高音部在回廊里纵横交错”“命运的低吟漫过帷帐”。“抗战的旌旗,与号角一起鸣响。”

  “国际歌的预言,碾压过层层叠叠的战火与折痕,笛子和腰鼓吹打着激越的西北符音”。这些声音仿佛是为电影的配乐,在承载传达某种讯息、渲染特定情感的同时,立体多维的艺术张力在磁性与质感十足的唯美中显现出来。

  通篇读来,《我眺望祁连山的身影,倾听历史的回声》给人激情澎湃、震撼人心之感,其中一些鲜有人知的小故事,却极为感人且又意味深长。总之,是一篇集思想性和艺术性于一体,正能量满满又文艺范十足的主旋律佳作。

  作者简介:汪守德,曾任解放军总政治部文艺局局长,中国作家协会第六、七届全委会委员。当代著名评论家、作家。

  黄沙漫漫,枪炮声声,征途迢迢,饥肠咕噜。冷峻的漠风,强悍的敌人,都无法阻止勇士的前行。

  西路军,一支有着钢铁意志的军队,终于在有一天神秘消失,一度失去任何踪迹。

  随着“黄麻起义”、“商城起义”、“六霍启义”的壮举,伴着“八月桂花遍地开”的歌声,以及“列宁号”飞机的轰鸣。

  千里之外的大别山,百万奋起的人民投身革命,一支支英勇的队伍拿起抗争的武器。

  壮大于川陕,会同“宁都起义”的英雄儿女,高擎旗帜,听党召唤,浴血西进,执行“宁夏战役计划,”拟打通国际援助通道,绘就宏伟的抗战蓝图。

  会宁出发,靖远渡河,景泰组编。虎豹口之夜,你们以锐不可当之势挺进河西走廊,很快重挫强敌,创造了胜绩!

  然而,你们的牺牲不是无谓的,服从中央战略,策应“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形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你们建立了特殊功勋。

  在竖琴忧伤低沉的音符里,误解的声浪阵阵袭来,历史深层的孤寂,皱纹般爬上沧桑的心灵。

  谁说衰老只是岁月花白了头发,枯黄了脸庞。心灵的绝望,才是致命的衰亡。生命的力度,只能用精神的高度,去撑起与丈量。

  胜利与失败,在高台城一进一出。踏过沧桑,英勇顽强与威武不屈的声浪,从城墙的缝隙传来。

  红五军,以枪弹与石块,顽强阻击敌人。鏖战9天9夜,为了战略要地,放弃了可能突围的契机。

  救援的骑兵师飞驰而来,支援的30军89师兄弟匆匆赶来,却中了埋伏,师长、政委相继牺牲。红五军,陷入空前惨烈的孤军守城。

  他们,以面对10倍于我的强敌,坚守孤城半月之久,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他们以勇猛顽强的抵抗,演绎异常惨烈与无比悲壮;以城破后的奋起厮杀,书写了英雄的气概与无畏的篇章。

  我行吟高台,正午的阳光矮小了我的身影。我环绕3000烈士的集体墓葬,巡礼。

  我看到,重伤的军长董振堂,用脚趾,将最后的子弹射向自己,为了让幸存的战士突围。

  我看到,在激战的最后,你们全部慷慨赴死。从此,你们亲密携手,一起穿过漫长的阴霾,最终胜利抵达天庭。

  一位幸存的老战士,在数千个日日夜夜里,默默守护着战友的公墓。白天,他共舞与他们的忠魂;夜晚,他对话与他们的英灵。曾经的无畏与坚强;曾经的悲壮与凄凉;曾经的无奈与感伤;曾经的遗憾与彷徨……终于,胜利的旗帜驱散了乌云,胜利的歌声再次唱响。数十年长眠之后,你们跨越天和地,牵手,齐步走出寒冷的阴影。

  我步入纪念馆,半景厅燃起了80年前的狼烟,战斗情景,穿越岁月,重现,并将世代流传。

  我站在一张张照片前,含泪凝望,被残忍割掉的,战将的头颅。刀俎模糊了你帅气的五官,可历史已封存了所有的怀念,雕像已凝固了你的容颜,你的英俊与英名,终将流芳千年!

  祁连山,是你们心灵的旌旗,尽管通往天堂的路,山一样的岖崎,山一样的蜿蜒。

  深夜,那些战死的魂灵,集体拥抱、舞蹈,或沿着古道回返,渡过黄河,结伴寻找遥远的家园。

  春光灿烂,故乡在远处向你们召唤。我望见一队战马在奔驰,马尾巴拍打着一路风尘,从大漠戈壁,载着你们向着远方的故乡,驰骋。

  一支驼队也从遥远的河西走廊启程,向东南跋涉。驼峰高耸,驼铃悠扬,满载着西北风情的种子,鼓鼓囔囔。

  我行吟高台,不为他是历史名城。无论今人的《高台赋》,还是林则徐的《荷戈纪程》;无论1800年前的骆驼古城遗址,还是左宗棠大军的挥师西征;无论是党项割据,还是玄奘西行;无论是汉唐古城的丰胰膏润,还是古丝绸之路的遐迩闻名。

  我行吟高台,不为它是塞上江南。不为弱水蜿蜒,湖泊串珠;不为天鹅引颈,燕雀流连;不为胡杨与沙枣,不为红柳与雪莲。

  残阳如血。我把悲情与崇敬,装进整个心灵,让时光碾压成坚实的记忆。我知道,从此,我将背负这些记忆,以及岁月累积的温度,走过未来的漫漫征程。

  朔风吹响了凄厉的音符,雪凫山峦,神木擎天,皑皑的雪原,雕塑着巍巍祁连山。

  鹰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扬起凶狠尖锐的隼啄伤头雁,一举击穿了大雁的浪漫。

  劫后余生的战士,昂首吹响最后的号角,摩擦钝破的刀枪,以薄衫和饥肠护卫着忠贞与顽强。

  情爱耕耘在激战的间隙,岁月深处,生命激荡了热烈的晚风。一粒种子悄然发芽,迅速长成美妙憧憬与海誓山盟。

  袅袅的的烟雾,拥抱着芳草萋萋。黎明潮湿了苍天的眼泪,大地涌出了凄美的笑颜。

  那位叫陈淑娥的被俘女兵,悲伤于她的挚爱,已然魂归祁连。抚摸潜藏腹中的小小生命,为了英雄的唯一骨血,她决定放下高贵的尊严。

  她仰望苍天,温柔而静谧,粗犷而恬淡。一声孤雁的哀鸣,陡然间惊醒了昨日遗梦。闭目遥祈的姿式,如此的失落而伤感。

  残阳如血。我走在张掖的欧洲街上。英俊的马可波罗高大成街心雕像,却无法引我注目,另一种感慨和震撼,从心底涌起。

  我手捧一本名为《高金城》的画册,循着300米的距离,丈量着一段生命的奇迹。这个为救援专门开设的福音堂医院里,高金城在敌人的眼皮底下,救援了300多位失散流落的伤病红军。他们得以由秘密通道,经八办转赴革命圣地。而他们中,有的成了共和国脊梁,或开国将军!

  福音堂的遗迹,还在那里清晰地叙说着80年前的往事。对于一个基督徒,对于一个医生,救援不是命令,仅仅是人道主义的召唤,仅仅是友情与信任的托付。而这些,www.505508.com足以令他披肝沥胆,义无反顾。

  强悍的心思,觊觎的脚步,虚伪的微笑,混杂在一起,潜伏在动乱的枯草里,浅藏暗滋,明争暗斗。

  1938年,新春刚刚迈过岁月的门槛,纯洁与高贵不幸输给了奸诈与卑鄙。在见不得人的深夜,居心叵测的谎言编织了一个医道的圈套,捕获了待宰的鸽子。终于,敌人撕开了面具,露出了狰狞。曾经的北伐战地医院院长,抗战前线救护队员,北京协和医院外科医生,正在实施大营救的福音堂医院院长,我们的英雄医生高金城,在一番慷慨陈词之后,永远地消失在了,那个用罪恶营造的阴冷与黑暗里。

  悲情的故事,终于长出了欢乐的尾巴。在年轮转过14次之后,你默默等待的光阴变成了黎明。

  迂回曲折的空间,承载着乐器演奏不出的苦涩。竖琴的低音部和杜杜克的高音部在回廊里纵横交错。擦肩而过的相遇,来不及招手,回眸的眼神溢满欣慰的泪水。

  上世纪90年代,先后有开国元帅和国家领导人的骨灰,连同珍藏了五十余载的战友情,被撒向河西走廊,或祁连山梨园口、石窝山、康隆寺上空。他们的身心和灵魂,将在这里与昔日牺牲的战友重逢,并告慰。

  祁连山高处的冰峰与积雪,映照着你们圣洁的心情,乱石嶙峋成为最后的屏障和武器。

  倪家营子的狼烟刚刚散去,3000余部已然闯过梨园口生死关,战后的集结与出发,在作最后的召唤。

  82年前那个3月,这里发生了永载史册的分兵之举,失败的阴影,求胜的本能,一起被写进史书。

  “西路军虽然失败,但河东的红军还在战斗,党中央还在陕北,暂时的失利吓不倒我们,天大的困难压不倒我们,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属于红军!”

  此刻,火烧云将你们的影子投射在一个高台上,像舞台的追光灯,追逐悲壮的举止和行踪,留下一个个特写或者群像,定格在历史的舞台上。

  转移突围的队伍走了。那位站着的哨兵仍然睁着双眼,目送着首长和战友们远去;那位坐着的哨兵坦然地望着远方,还在憧憬着红军胜利凯旋……

  手摇发电与汽油发电的创意转换,令电台奇迹般复活,于是他们听到了中央的指令!

  昨天沉积的沙石戈壁与岩石沙丘,杳无声息的红柳园,已和夜色融为一体,默默地守护着一个得胜的秘密。

  很古老的传说,一股脑从心底涌起。这些念头,让我在逐渐亮起来的天光里,四顾求证。

  “死亡之海”戈壁沙漠一望无际,起伏的沙丘,仿佛是黄色海洋里的波涛,易进难出。

  至此,犹如遗失远方的孤儿,400余虎口脱险的西路军,终于以热泪与感恩,洒向迎接儿子的母亲。

  我看到昔日的“铁尾”将军,义无反顾地奉行掩护的战略使命,正如以往进军时的“前锋”,撤退时的“断后”。

  你们用英勇无畏的“前锋”与“断后”,诠释着舍己与大局的内涵。扰敌视线三个月的游击,战后兵力锐减至11人。

  悲伤和镇静,犹如雪莲,在月光的寂寥里,和冰峰与寒雪一起,无声的开放,与表白。

  完成了使命,付出了牺牲,你们终于可以为了明天与梦想,开始真正的突围,或者逃亡,并伪装。牧民,商贩,短工,卖字人。

  然而,上天的使者扮成商贩,救活并引领他走出死亡的腾格里沙漠,得以继续未来征程。

  之后,天使人间蒸发。之后,上演了旷日持久、经年不息,感天动地的报恩寻人记。

  国际歌的预言,碾压过层层叠叠的战火与折痕,笛子和腰鼓吹打着激越的西北符音。

  在祁连山,纪念馆和庙宇的神灵,汇集在一起,许愿与祈福的愿景,在崇敬中缭绕。

  为牺牲与悲喜,找到亮相或安放的坐标,那些生动的情节不会被漠风吹走,戈壁和沙漠也成了诗的昂扬韵律。

  失利与胜出,在年轮里一进一出,越过季节,沧桑而又高亢的音响,穿过历史的回音墙。

  你们当年的壮语与歌声,仍在进行世纪传唱,当年的誓言也如你所愿,一一兑现。

  苏维埃历史的旗帜上,谱写了80多年前的短暂辉煌,新政权粗声大嗓,宣誓着救世华章。

  革命的接待站,战斗的指挥所。营救流落的西路军,铺平崎岖的生死线。失散的线索像旋风一样不停地旋转,你们迎风而上,破译一个个西风中的谜团。

  红色耀眼的大门覆盖了时空的锈迹斑斑,来不及言说的细节堆积在时间的书籍里。

  周恩来,,王稼祥,贺子珍,刘英;蔡畅,任弼时,李天佑,邓发,。

  那位救援西路军的女兵,在这里成了谢觉哉夫人。周恩来把手教本领,开启了西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新征程。

  那些抗战的檄文,那些往来的密电,那些援助的武器,从苏联,一直到抗日前线。同比增加%、%。平特一尾高手论坛

  八办,里约摇滚音乐节创办于1985年,天线宝宝特码论坛。像一只骆驼,负重的身躯和小小的头颅,行进在风云际会与刀光剑影之间。但,目光,炯炯有神;步伐,刚劲稳健。

  骆驼,背负着民族的脊梁,牵手大义的缰绳,在一个驿站和另一个驿站之间,跋涉了红色征途的道道艰难。

  典藏的史书里,刻进骆驼的影子。红军西征的脚印,写满了失败与辉煌,激情和忧伤。

  我明白:五角星,红领章,带柄的月牙与斧头。西与北的神一般的默契,成就了彼此意会的铁血誓言。

  清真神殿闪烁的灵光,与红色信仰叠加的梦幻,在静静的庙宇和茫茫的漠野里,皈依。壮烈和平淡都隐匿在瓦砾中,等待后世唤醒。

  我知道,将北上的心愿,蕴含于坐南朝北的设计;五字与西字的合解,当是头戴五星的西路军。

  究竟有多少神秘的盒子,还在无人知晓的地方坚守最后的秘密,一连串的疑问,正在发掘标准答案。

  答案隐藏在循化县一个叫做红光村的所在,这个青海唯一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伊斯兰教寺院。

  1939-1946,合作抗战时期,曾经的400名红西路军战俘,变身马步芳的工兵营。他们在严密监视下建成60座院落,与仓库、榨油坊,一个新的“赞卜乎村”。而机智,也让他们找到了铭刻信仰与记忆的时机。

  还有一些已知和未知的细节,上演着新的剧情。一个聚集撒拉、回、藏的民族村庄,对西路军由恐惧、不解、回避,到相知、相助、相救。撒拉族人民的冒险接纳,使他们有的被招亲认婿,得以繁衍生息。而他们,也终将以荣耀,回报善意。

  昔日的横刀立马,曾经的征战鼓声,敲击了逝者的雄心。炊烟里,前辈的祈愿还在飘荡,一阵鸣响之后,目标再度整装重启。

  命运的低吟漫过帷帐,在夜的星光里,呼唤了黎明的战马嘶鸣。一波又一波的瞻仰者,口口相传,连缀成一道动人的风景。

  七彩丹霞活在裕固族的方言“阿兰拉格达”里,她的高度,是矗立在《世界遗产名录》和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中的“世界十大神奇地理奇观之一”。我的目光穿过600万年前的时间隧道,穿过牧羊人传说中的“彩山”引发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寻觅和欣赏山的炫彩与辉煌。

  彩山丘陵区的迎宾者,一块惟妙惟肖的“五花肉”,闪耀出橙色耀眼的光芒。我倏然想到,这个大自然的“盛宴”,不知是否解除过西路军战士的饥饿?

  她的硕大、圆润、包容、稳重,投影在自然与历史的页面上,让人产生无限遐想。

  我听到有人作答:我是祁连山脉的一颗美人痣,因“色如渥丹,灿若明霞”而闻名!

  我听到风声作答:我来自侏罗纪至第三纪;我来自经年风化的红色岩层与砂砾,集结成数以千计的丹绝色及红褐色的山岚与悬崖。

  我听到历史作答:我是祁连山的史官,我记下了祁连山的每一段史线年前的那场失败的西征,以及帮助红军避难百姓的善行。

  我听到山岚作答:我是祁连山的画家,我收下了烈士的鲜血浸染画布,浸染丹霞,浸染整个祁连山脉!于是祁连山有了震撼人心的壮美!于是丹霞有了永不退色的炫采!于是河西走廊变得独一无二,变得不同寻常!

  我站在金塔寺,极目西望,金塔,马蹄,红山湾,白银,大河,红山村,各展英姿。

  我登上高台合黎,眺望红寺湖,红圈子。回望涌动的人流,内心涌起莫名的心酸。也许80年前西征的痕迹已然了无踪影,也许绝少有人想起,昨天的悲壮与今天的悠然,二者有何关联?

  我放眼巍巍祁连,走廊南山游击队的枪声犹在耳边。于是苍茫的心情顺着绵延雪山,迅速融向了天边。

  有谁知道,走廊南山与冷龙岭相遇结为情侣,他们共同撑起一个家,北部小祁连。他们的爱情是大通河之水翻卷起的浪花,他们的誓言,成为一个红军故事的世纪起源。

  又有谁知道,这里的生死之盟,竟是那样的绝尘而坚毅、果敢。甚至,盟誓的利剑,早已插入淬火的情肠。就此,该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也该是忠贞不渝的守望。

  那棵从临泽西路军烈士公墓里钻出的奇异杨树,所有枝干隐藏着红五星,任何截面,它都呈现出红艳与规整。一个惊叹号便由此诞生:毫无疑问,这将是一个旷世奇观,一个难解之谜。

  这,就是传说中的红军杨。在张掖,在烈士流血牺牲的地方,以及西路军被俘战士种植的白杨,甚至禅宗圣地大佛寺的杨树,都有红星生长。

  这,就是传说中的红军杨。她吸引了无数探寻的脚步和目光,以及感动与猜想。红军杨的密码,难以破解。在斑驳的记载里,我依稀看见叠加的西征道路上,猎猎的红旗,文艺女兵的舞姿,硝烟弥漫的战场,被俘将军沉重的脚镣,集体蒙难的刑场……

  有人说,红军不屈的信念感动了上苍,才灵性了杨树,长出了寄托信仰的红五星模样;有人说,是这方水土及人民,对红军的真情寄托与怀想。

  这,就是传说中的红军杨。或许,这是红军战士用生命与灵魂,设定了一个惊天秘密;或许,这是先烈在生命的关隘,验讫信仰的通关文牒;或许,这是他们在通往天堂的道路上留下的路标;或许,这是他们留给后人的红色DNA……

  河谷的夏风,吹拂出丝丝凉意,远处的祁连山依然冰冻着残雪,河西走廊依然定格出肃穆和庄严。

  在河西丝绸古道,传来孩子们吟唱红军的歌谣。昂扬在葱茏里的音符,长成甜美圆润的模样,随风飘散,越传越远。

  我走进祁连山,看到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正在用目光、敬仰,还有泪水,浇灌你们不再饥寒的灵魂。

  我仰望祁连山,看见领袖正以专注的目光,致礼;并以整理花篮的双手,温柔抚慰将士的英灵。

  我回眸祁连山,看见你们集体远行,飞抵82年后的。这里的盛典见证了你们的誓言与辉煌。旋即,你们在歌声中奋力展翅,护佑着华夏脊梁,飞向梦想的天堂。

  作者简介:晏子,本名谢春燕。全国三八红旗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作家,电影编剧、导演、制片人。出版文学作品集《我的灌河》、《欧洲的旅丝风片》,作品入编大型散文诗集《河—时间的故乡》、《中国百年女性散文诗选》等。独立编剧、制片电影《姐妹排》(后更名《杜鹃花飞》),入选央视2012“迎国庆红色经典展播影片”,荣获河南省“五个一”工程奖;联合编剧、制片电影《走山人》,北京国际电影节展映、夏威夷国际电影节提交;独立编剧、制片电影《草木之恋》,入选中国电影家协会“百部农村电影工程”、河南省委宣传部“中原人文精神精品工程”、第24届金鸡百花电影节新片单元,中国茶业经济年会献礼影片;联合导演电影《青春辞典—毕业季》,央视电影频道播出。完成红色题材电影剧本《飞行员》、《特殊使命》,儿童话剧《红色的弗拉基米尔号》等创作。

上一篇:追逐体育精神。铁板神算一句玄机中特

下一篇:揭秘杀猪盘骗局婚恋交友求职网站成赌博拉人渠道

六合杀手| 八百万心水论坛| 彩霸王经典八肖彩图| 香港马会现场开奖结果| 香港资料四九提供合数单双| 同福心水论坛站50488|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频果报每期自动更新| 济民救世网六尾中特六十二期| 黄图挂牌图片|